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伍迪•艾伦再开聊

虽然七十多岁的伍迪•艾伦老师基本上每年坚持拍一部新电影(“我想拍牛逼电影,只要不跟饭局冲突就成。”),但很长时间伍老师已经没再出书了。想当年,伍迪老师出版过三本幽默作品集《扯平》(Getting Even,1971)、《不长羽毛》(Without Feathers,1975)和《副作用》(Side Effects,1980)。三本书本本幽默有趣、本本经典(三联出过这三本书的中文合译本《门萨的娼妓》,孙仲旭译,本人家藏一册)。

二十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年(2007)伍老师又出书了。先是六月份 Random House 把前三本书出了一个合集叫《The Insanity Defense》(本人家藏一册),同时推出一本伍老师新作选叫《Mere Anarchy》。这不,十月中旬 Knopf 出版社又推出了一本伍老师的访谈录《Conversations with Woody Allen: His Films, the Movies, and Moviemaking》(作者 Eric Lax)。粉丝们又可以享受伍老师的新段子了。

选几条伍迪•艾伦的语录供大家欣赏(本人的翻译,水平有限。另外,有的英文包袱一翻译过来效果上就会大打折扣)

Dying is one of the few things that can be done as easily lying down.
死亡属于少有的几件很容易就能完成的工作——躺着不动就行了。

I don't want to achieve immortality through my work. I want to achieve it through not dying.
我不想通过我的作品实现不朽,我想通过不死的方式不朽。

I think being funny is not anyone's first choice.
如果人生可以选择,我不觉得成为一个很搞笑的人是大家的首选。

I'd never join a club that would allow a person like me to become a member.
我永远也不会加入一个允许像我这样的人加入的俱乐部。

My one regret in life is that I am not someone else.
我这一生的遗憾之一就是为什么我不是别人。

Not only is there no God, but try getting a plumber on weekends.
别说上帝不存在了,你在周末找个修水管的工人试试。

Rather than live on in the hearts and minds of my fellow man, I’d prefer to live on in my apartment.
与其继续活在大家心中,我更愿意继续活在自己的公寓里。

It seemed the world was divided into good and bad people. The good ones slept better ... while the bad ones seemed to enjoy the waking hours much more.
人分为好人和坏人两种。好人睡得更安稳,坏人在醒着的时候过得更滋润。

有关伍迪•艾伦的中文读物(本人两本都有):

参考链接:New York Times Article: Woody Talks.

文章分类: 文坛张望 | 评论



保罗•奥斯特的《偶然之音》

“有整整一年时间他除了开车以外什么都没干,他一边驾车来来回回地穿越美国,一边等待身上的钱花光。最初他没想到能支撑这么长时间,但一件事引起另一件事,当纳什开始真正明白自己境况的时候,他已经过了那个想要停止的阶段。”以上是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的小说《偶然之音》(The Music of Chance)的开头。这段话恰好能形容我读这本小说(英文原版)的经验:读起来让人欲罢不能。

小说《偶然之音》(1990年出版)的情节大致如下:一个名叫纳什的中年男子忽然有了一大笔钱,这笔钱使他暂时不必再去为生计担心,于是他买了一辆新车,开始在美国各地的公路上漫无目的地驾车流浪,持续了一年时间。直到有一天,当身上的钱快用光的时候,他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靠扑克牌赌博赚钱的年轻人。这次偶然的相遇促使二人决定合伙进行一次赌博冒险,其结果使二人处于一种意想不到的境地。

虽然这本书很吸引人,但阅读《偶然之音》的满足感比不上如《神喻之夜》、《玻璃城》等其它奥斯特作品。我想原因在于《偶然之音》的情节和叙事都显得有些单薄。在情节方面,整个故事基本上只有一条线索,不像很多其它奥斯特小说一样充满了旁枝末节;在结构方面,这本小说的叙事很传统,找不到奥斯特擅长玩弄的嵌套、元叙事等技巧。这本书的阅读乐趣很大程度来源于故事的悬念,但如果读者事先知道了故事情节,阅读这本小说的乐趣将大打折扣。

但是喜欢保罗•奥斯特的读者不难在这部小说里找到那些熟悉的“奥斯特元素”:命运的偶然性(旅行中的不期而遇、赌博游戏的随机概率)、主人公的迷惘(没有目的地的驾驶者、把命运交给偶然性的赌徒)、人生的荒诞(彩票中奖改变命运、牌局输赢改变前程)。可以说《偶然之音》这部小说表现的是人生和命运的荒诞,同时这本书探讨了自由和禁锢的对人的影响,以及寻找人生目标的问题。

保罗•奥斯特喜欢给自己的小说套上一个通俗小说(侦探、历险等)的外壳,并借用这些通俗文体提供的“阅读粘合剂”(悬念等)来吸引读者。随着书页一张张的翻动,读者会渐渐发现自己进入的是另外一个世界——这是一个经过保罗•奥斯特设计、构建、装修、喷涂的虚拟世界,一个保罗•奥斯特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感受创造的文字世界。这个虚拟世界的构建并不是以还原现实为目的(它甚至存在对现实的扭曲),它的构建似乎是为了让我们看清推动我们身边世界轮回转动的那些无形的幽灵的手,让我们听到命运的舞台上那些被噪音掩盖了的背景音乐。当然,这些音乐的作曲者是保罗•奥斯特,他也许会称它们为“偶然之音”(The Music of Chance)。

(The Music of Chance,by Paul Auster,ISBN: 0140154078,目前尚无中文译本)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简评10部爱情喜剧电影

来点儿轻松的吧。聊聊最近(主要是07年以来)看的几部爱情喜剧电影吧。

浪漫爱情喜剧(Romantic Comedy)在国外是一种类型片,比较轻松,主要针对女观众(男的爱看也不拦着,我就挺爱看)。这种电影适合周末在家陪老婆一起看。你要是单身男子,约会时带对方看这类片子效果保证会比《变形金刚》好一点儿。

Paris, je t'aime (巴黎,我爱你)

评分:4.5 / 5

简评:汇集了20位著名导演拍摄的5分钟短片,每一部都讲述一个发生在巴黎的爱情故事。每个故事和表现手法都各有特色,拍出了巴黎的美。好看。

Hors de prix (巴黎拜金女)

评分:3.5 / 5

简评:故事不是特别俗,两个骗子的爱情故事。女主角演过《天使爱美丽》,男主角傻点儿,不过也是剧情需要。有法国片的特色。

 

Hors de prix (给我你的手)

评分:3.0 / 5

简评:假结婚弄假成真的俗套。女主角( Charlotte Gainsbourg)比较有范儿。

Cashback (超市夜未眠)

评分:4.0 / 5

简评:一个获奖的18分钟短片被“扩写”成一部一个多小时的电影,还是原来的部分最好看,扩充后的电影被套上一个爱情片的外壳,削弱了原来短篇的独特魅力。

 

On va s'aimer (我们相爱)

评分:3.0 / 5

简评:特色是配了歌舞。故事比较俗套。

 

No Reservations (美味情缘)

评分:3.0 / 5

简评:两个纽约大厨的爱情。故事比较平淡,开头部分气氛搞得像正剧,最后一看还是一爱情喜剧。男主角选得没什么意思。

 

Love and Other Disasters (相思成灾)

评分:3.0 / 5

简评:号称跟《时尚女魔头》有一拼的英国片,女主角也是搞时尚的。比不过《时尚女魔头》,差着层次。而且男主角比较傻。

 

Music and Lyrics (K歌情人)

评分:3.5 / 5

简评:Hugh Grant (一过气歌星)跟 Drew Barrymore(一业余作词人)的爱情故事。结构比较俗套,但感觉还不错。

 

Ma femme est une actrice (人人爱上我老婆)

评分:3.5 / 5

简评:一哥们因女友是电影明星而时不时吃点而醋的故事。情节不是特别模式化,故事没太多新意,但有法国片的细腻在。女主角( Charlotte Gainsbourg)比较有范儿。

 

Les Poupées Russes (俄罗斯玩偶)

评分:3.0 / 5

简评:一个叫《西班牙公寓》的电影的后传。看着有点儿乏味。故事结构不是特别模式化,但也没什么太大意思。

文章分类: 影音娱乐 | 评论



《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2007-11-18)

我在博客上写“虚拟书评”,编造了一些并不存在的书,然后煞有介事地评论一番,玩儿得很过瘾,竟然还受到不少关注。有一个豆瓣网的网友给我留言,说:“虚拟书评?为没有看过的书写的算不算?”,然后又给了一个他在豆瓣网写的某篇书评的链接,说:“我写的这个也是‘虚拟书评’,因为根本就没有读过那本书。哈哈。”

今天在《纽约时报》网站的书评版读到了一篇文章,介绍最近在美国出版的一本新书,名叫《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作者Pierre Bayard)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决定谈论这本书,虽然这本书我至今还没有读过。

《西雅图邮讯报》对这本书的简介如下:“介于大家都偶尔需要让自己听起来显得更有文化层次一些(或者至少假装我们读过那些大家都在使劲儿谈论的书),本书作者决定写一本这方面的启蒙读物。这本书是写给那些爱书但缺乏足够时间去阅读的聪明人的。”

“这是一本严肃的书,作者是一位法国的文学教授兼精神分析学家。”《纽约时报》的书评介绍说,“这本叫做《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的书能够在法国登上畅销书榜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因为在法国书籍仍然被认为是神圣的事物,而作家在法国占据的社会地位介于神父和摇滚歌星之间。”

Amazon.com上对此书的内容提供的简单的概括:“作者Bayard认为了解一本书在图书世界中的地位要比知道这本书的细节更为重要。作者通过列举作家格雷厄姆•格林、王尔德、蒙田和安伯托•艾柯等人的例子描述了‘非阅读’(non-reading)的各种形式以及那些我们可能遭遇的令人棘手的社交状况,并为我们提供了解决问题的建议。这本书实用、有趣、引人深思,它提供了一种如何阅读和吸收知识的崭新角度。”

虽然目前我还没有读过《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这本书,但这本我还没有读过的叫做《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的书已经提供了足够的理论依据来让我谈论我没有读过的书。作为第一本我还没有读过但已经开始谈论的书,《如何谈论一本你没有读过的书》确实是一本即使是在没有读过的情况下也非常值得谈论的书。

(How To Talk About Books You Haven't Read, by Pierre Bayard, ISBN: 1596914696)

(发表于《南方都市报》阅读周刊2007-11-18)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唐•德里罗的《白噪音》

什么是白噪音?什么是小说?什么是后现代小说?什么是纯文学小说?什么是通俗小说?是不是通俗小说都靠搭建引人入胜的情节来诱惑读者所以让人拿起来就想一口气读完?是不是纯文学小说都不屑于使用那些廉价的技巧以至于让人读起来难以避免感到乏味?那么如果生活本身就是乏味的呢?那么假如一部小说就是要表现这种令人乏味的生活呢?那么如果这部小说读起来有些令人乏味是说明它写得失败还是说明它写得成功呢?什么是白噪音?

唐•德里罗(Don DeLillo)被认为是美国当代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而且总是被冠以“后现代派小说家”的头衔。刚刚读完德里罗的长篇小说代表作《白噪音》(White Noise)的英文原版,发现这确实是一本充满噪音的小说。

《白噪音》这本书是以一个美国中西部中产阶级知识分子家庭为背景。丈夫杰克在一所大学的“希特勒研究系”任系主任,妻子在成年人夜大教授“坐姿、站姿、如何得体进食”等课程。二人都离过婚,和几个来自不同婚姻的孩子生活在一起。这部小说的前三分之一几乎没有什么情节进展,也无任何悬念,完全是这个家庭成员的琐碎生活片段的堆积,读起来几乎让人感到乏味。在小说第二部分这个家庭所在的小镇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毒气泄漏事件,造成全家人不得不和邻居一起离家逃难。小说第三部分揭示了事件后夫妇两人各自对死亡的焦虑。这本书的结尾部分有一个类似通俗小说式的很短的高潮。

这部小说的特色在于作者花了大量笔墨描写了当代生活中的各种“噪音”——电视机、收音机、汽车引擎、消防车的笛声、人声、有意思的、无意义的、意义不明的人声、流言、妄言、谎言、文字、有意义的、无意义的、意义不明的文字、信息、有用的、无用的、用处不明的信息、病毒、辐射、放射性元素、药物、功能不同的药物、功能不明的药物、焦虑、焦虑、焦虑、对死的焦虑、对活的焦虑——其实这些“噪音”才是这本书的第一主人公。

《白噪音》出版于1985年。这本书不是一本可读性很强的小说,因为它没有什么引人入胜的情节。这部小说试图描绘当代美国人的生活状态,作者试图展示在这个商业化和信息过剩的社会中的人类的荒诞、空虚、焦虑和恐惧。在写作技巧方面,和其它很多被冠以“后现代”的小说作品一样,这本书里填塞了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琐碎的细节、无关紧要的信息、对周边琐事的琐碎评论,对哲学问题和流行文化的各种对话。读完这边书,你会发现正是这些碎片、这些细节、这些看似和情节发展无关的描写、这些不着边际的对话合在一起,勾勒出一幅巨大的、生动的(虽然是有些令人压抑)的图画,你不得不佩服唐•德里罗的功力。

“白噪音或白噪声,是一种功率频谱密度为常数的随机信号或随机过程。换句话说,此信号在各个频段上的功率是一样的,由于白光是由各种频率(颜色)的单色光混合而成,因而此信号的这种具有平坦功率谱的性质被称作是‘白色的’,此信号也因此被称作白噪声。相对的,其他不具有这一性质的噪声信号被称为有色噪声。理想的白噪声具有无限带宽,因而其能量是无限大,这在现实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实际上,我们常常将有限带宽的平整讯号视为白噪音,因为这让我们在数学分析上更加方便。”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