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目鱼博客 文章列表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五)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五章

温馨提示:本章小说涉及粗口、色情、变态等不良内容,请家长和成年人务必在十八岁以下青少年的指导下阅读。

这一天枪枪路过一片山脚下的草地,当时骄阳似火,枪枪感到又渴又饿。

草地上走过来两个放牛娃。一个放牛娃对枪枪说:“你渴了吧?你饿了吧?喝我的牛奶吧,两文钱一碗。”一边说一边指着身后一头正在草地上吃草的奶牛。

不等枪枪开口,另一个放牛娃跑过来说:“喝我的牛奶吧!我的便宜,一文钱一碗!”说完指了指远处的另一头奶牛。

第一个放牛娃说:“我的碗大,给的量足!”

另一个放牛娃说:“我卖的牛奶蛋白质含量高,质量好!”

“我的奶是蒙牛牌的!”

“我的奶是三元牌的!”

“蒙牛的奶好!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

“三元的奶好!欧盟标准,首都品质!”

“蒙牛的好!中国航天员专用牛奶!”

“三元的好!喝了几十年,还得看三元!”

两个放牛娃争吵了起来。

“好了,你们别吵了!”枪枪拉开两个放牛娃说:“你们两家我各来一碗。”

枪枪喝完牛奶,顺便劝了劝两个放牛娃:“以后多在牛奶上下功夫,少在牛皮上下功夫!”。

放牛娃们点头称是。枪枪指着前面一座高山问他们:“我要翻过前面那座山,请问路好走吗?”

“路倒是不难走,不过——”一个放牛娃说。

“不过什么?”枪枪问。

“不过山上有两个男人,你要小心。”另一个放牛娃说。

“两个男人有什么可怕的?”枪枪说:“请问那座山叫什么名字?”

“断背山。”两个放牛娃一起答到。

枪枪付过钱,告别了两个放牛娃,向断背山走去。

当他爬到半山腰,看到路旁立着一块大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大字:“断背山”。走近仔细一瞧,旁边还有一行小字:“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

枪枪正在看石碑上的字,突然感到头部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便失去了知觉。

等他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地扔在山中的一块空地上,周围一群手持各种土制兵器的人站立两排,面前有两把高大的椅子,上面坐着两个男人。枪枪意识到自己被土匪绑架了。

见枪枪醒了,众土匪齐声朗诵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

枪枪等着他们的下句,土匪们却不说话了,一起发出一阵怪笑,脸上露出坏坏的表情。

“你他妈抬起头来!”枪枪抬起头,看到说话的是主席台上一个高大威猛、面色黝黑的汉子。

“小伙子长得蛮帅的嘛。”黑汉子旁边并排坐着一个皮肤白嫩的瘦瘦的男子,盯着枪枪说:“眉毛像言承旭,鼻子像金城武,眼神像梁朝伟,嘴唇像仔仔!”

“你他妈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黑脸汉子面带凶狠地问道。

“不知道。”枪枪感到两个男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看他讲话的样子蛮温柔的呦。”白脸男子伸出兰花指指着枪枪对黑脸汉子说了一句,然后转回身对枪枪道:“小帅哥,让我来告诉你:我们是这里占山为王的艺术家,专攻人体艺术和行为艺术。我大哥江湖人称‘中央一套’,本人江湖人称‘中央二套’。关于我们的事迹可以登陆我们的网站查看:http://www.bimuyu.com/blog 。”。

“你们想把我怎么样?”枪枪问。

“我操!丫还挺横!”中央一套说。

“小帅哥,别担心。”中央二套说,“我们不会把你弄得很疼的——只要你好好配合。”说罢对手下人吩咐道:“去,带小帅哥去洗个澡,看他脏的!”

几个土匪过来把枪枪架了起来,抬到山崖后面,在一个瀑布下面冲了冲,又把他抬了回来,松了绑。

“把衣服脱了!“中央一套命令道。

枪枪不脱,几个土匪过来一把把枪枪的衣服扒光了。

“别脸冲我们站着,小帅哥,请你转过身去,背朝我们。”中央二套温柔地说。几个土匪强行把枪枪转了个身。

“一哥,你上还是我上?”二套问一套。

“二弟,我今天他妈的累了,你上吧!”

“太好了。”中央二套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从椅子上站起,向裸体的枪枪走了过来。

“非礼啦!”枪枪感到背后有人靠近,不由自主地大喊起来。

背后的人被这一喊吓住了。枪枪回头一看,见中央二套正站在自己五尺开外,手里举着一把板斧。

“谁要非礼你?”中央二套手里拎着斧子疑惑地问。

“我以为你要——”枪枪欲言又止。

“我操!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中央一套在座位上愤怒地吼道。

“你们这里不是断背山吗?”枪枪怯生生地问。

“我操!”中央一套骂道,“都怪他妈的那个美国鸡巴电影!把我们这里的名声全给毁了!”他显得异常愤怒。

“小帅哥,你想知道断背山是什么意思吗?”站在枪枪背后的中央二套问道。

“想。”枪枪答道。

中央二套举起斧头面露狰狞地说:“等这把斧子把你的后背砍断你就明白了!”说罢,抡起斧头就向枪枪砍来。

多年以后,六祖慧能在他的回忆录里是这样描述当时那个瞬间的:“当时那把斧头离我只有0.01公分,但在1/4秒时间后,这把斧头的主人就会拜倒在我的足下,因为我撒了一个慌。虽然本人平生撒谎无数,但是这一次,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慢!”枪枪大喝一声,中央二套举起的斧子停在半空中。

“我不是凡人,我是菩萨派来的。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枪枪用双眼扫视四周,好像在说给所有人听。

后来六祖慧能在他的回忆录里写到:“当时我只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撒了一个谎。但我万万没有想到,那句话成了一个真实的谎言。从那时起,我开始相信也许我真是菩萨派来的。”

“丫骗人!别听丫的!二弟,快动手砍!”中央一套喊道。

“等等,一哥。”中央二套放下斧子,问枪枪,“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满足你们的愿望。具体说是三个愿望。”枪枪说。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倒不妨试试看。”二套说。

“我操!”一套不耐烦地嚷道,“二弟你丫真烦人,还不赶快砍了小丫的!”

“你们想要什么,尽管跟我讲。”枪枪自信地说,“下面请告诉我你们的第一个愿望。”

“要点儿什么呢?”二套自言自语道,“这还真把我难住了。要什么呢?要什么呢?”

一套已经非常不耐烦,气急败坏地说:“要个鸡巴!”

话音刚落,只见天上“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无数物体,大家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却发现身边地上已经堆满了那种物体。引用一句六祖慧能回忆录里的话:“那一瞬间,这个世界男性生殖器的人均拥有量忽然翻了好几番。”

“我——操!”中央一套吓傻了,所有的人都吓傻了,枪枪也惊呆了。

“现在请告诉我你们的第二个愿望。”枪枪强作镇静地说。

土匪们还都傻在那里,过了半天,中央一套呆呆地说:“让鸡巴消失吧!”

话音刚落,那些玩意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央一套和中央二套忽然一起捂着身体下部惨叫道:“不好!我的也不见了!”

“你们还有最后一个愿望。”枪枪说。

“把我们的还给我们吧。”

在断背山此后发生事情枪枪记得不太清楚,也许是由于当时他被眼前的奇异事件搞得有些发懵吧。枪枪隐约记得土匪们一起向他磕头跪拜,然后是好吃好穿好招待。听说枪枪要长途跋涉,临下山前土匪们还给枪枪准备了很多路上吃的干粮。

六祖慧能在回忆录里倒是记述了临走前的夜里他和两个土匪头领喝酒时的一段对话:

“我说大哥,”中央一套喝得醉醺醺的,改称枪枪为大哥,“我说大哥,其实我当时生气就是因为你把我们哥俩当那、那个了。这跟谁谁不生、生气啊?”

“其实我们只喜欢异性。”中央二套补充说。

“看来因为李安而感到尴尬的不只是中国导演。”枪枪感叹道。

“大哥,我给你讲讲我们哥俩年轻时的一段艳、艳遇吧。”中央一套来了兴致,开始讲故事,“那是十年以前,当时我们哥俩还年、年轻。有一天从山上路过一个美国娘们儿,长得那叫漂亮。叫啥名字来着?”

“叫麦当娜。”中央二套补充。

“对!叫麦当娜。当时我们本来准备把丫背给砍了,可这娘们儿用美人计迷惑我们!那可是十年以前啊大哥,我们哥俩那时候还是处、处男,经不住诱惑,就跟麦当娜过、过了一夜。”

“现在回忆起来还让我觉得销魂。”中央二套补充道。

“你猜怎么着,大、大哥?那天晚上麦当娜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小套套,让我们哥俩戴上,说是可以防止她怀孕。”

“避孕套。”中央二套补充。

“当时我们哥俩就照、照办了。为了纪、纪念那次艳遇,我们哥俩互相起了一个外、外号,一个叫‘中央一套’,一个叫‘中央二套’”。

“后来呢?”枪枪问。

“第二天麦当娜就走了,至今没有再见面。都十年了。”二套说。

“我说大哥,”中央一套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问枪枪,“你说,那种小套套真能防止女人怀、怀孕吗?”

“科学研究已经证明避孕套不能百分之百避免女方受孕。”枪枪回答。

“我早就怀疑那玩意儿没、没啥用!”中央一套对中央二套说,“二弟,要不咱们把那个小套套摘下来吧?”

【未完待续】

作者注:本章一些笑料并非作者原创,恕不一一指明出处。

继续阅读:《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六)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四)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415839.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破碎的博尔赫斯(小说)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本书。这本书现在就摆在我面前的书桌上。在这个接近黄昏的下午,这本书躺在那里,封面显得颜色发黄,整本书看上去非常破旧。

就在刚才,我突发奇想,决定写一篇关于这本书的小说。如果这篇小说能够写成,我将感谢这本书:我不但读了它,还拿它写了一篇小说。

这本书的名字叫《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1996年11月第1版,作者是阿根廷作家豪•路•博尔赫斯。不知道你听说过博尔赫斯这个人吗?我没听说过——我指的是在很多年前(上个世纪末,这篇小说故事的开头),当时我不知道谁是博尔赫斯。

“你听说过博尔赫斯吗?”问我话的人叫冯唐,此刻他正在北京(从他的MSN签名可以推断出来),而在这个故事里,他是坐在上个世纪末的一张餐桌后面问我这句话的,地点好像在美国加州。

“没听说过。”我回答,然后夹了一口菜放到嘴里。

小说的第一个场景就这样结束了。没什么故事,真的没什么故事。你相信我此刻是在信马由缰地胡乱敲字吗?毕竟决定写这篇东西是几分钟前的事情。我的打字速度还可以,完全盲打,不看键盘,在美国时练的。

但我确实想写一篇完整的小说。我写过几篇小说,有的还发表过。

好吧,进入这个故事的第二个场景。时间大概在第一个场景之后的一年左右(可能我记得不是太准,就算是一年吧)。还在美国。还是冯唐。在这个场景里他坐在我公寓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三本书——《博尔赫斯文集》。

“送给你的。”冯唐说。

完了——第二个场景。更简单。我现在觉得似乎应该描写一下当时的天气、室内的陈设、人物的长相、神态、动作什么的,这样也许看上去会更像一篇小说。但已经晚了,这个场景已经过去。

其实这个故事中真实的部分到这里已经基本结束,以下部分是我虚构的,更准确的说是我正在虚构的。虚构中——应该这么讲。

我开始阅读博尔赫斯,主要是小说。前面说过,我也算是个写小说的,所以读小说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我读博尔赫斯的小说——《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

但是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觉得国内图书的装帧质量和国际水准相比还是颇有一段距离的,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于1996出版的《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就是一个实例。

这本书在我拿到不久就开始破碎。第一次破碎发生在第178页和179页之间,那是一篇叫做《秘密奇迹》的小说。那篇小说开头引用了《古兰经》第二章第261节的一段话:“故真主使他在死亡的状态下逗留了一百年,然后使他复活并对他说:‘你在这里逗留了多久?’他回答说:‘一天或不到一天。’”这段话印在《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第177页。

小说的主人公哈罗米尔•拉迪克在第178页的第一行被捕了,于此同时发生的是这本书的第178页和第179页之间突然裂开,露出一道难看的裂缝,如果我再用一些力,这本书将在此处断裂成两半。这是我不想看到的,于是我倍加小心的捧着那本书阅读,试图避免事情的恶化。

在这种小心翼翼的状态下,主人公哈罗米尔被盖世太保判处死刑,然后在狱中度过了一段难熬的等待死亡来临的日子。后来他决定在想象中创作一部叫做《敌人们》的小说,并请求上帝给他一年时间完整这部著作。上帝答应了他的要求,当行刑队的子弹射向哈罗米尔的那一瞬间,时间对于哈罗米尔突然停滞不前,定格在那里。哈罗米尔在这段停滞的时间里花了一年时间在头脑中创作、修改了他的小说。一年后小说完成,子弹射入哈罗米尔体内,他当场身亡。

《秘密奇迹》的破碎并没有太多影响我对《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里其它小说的阅读。《曲径分叉的花园》开始于此书的第128页,距《秘密奇迹》仅隔24张32开纸。由于这篇小说离最初发生断裂的位置过近,当我读到小说结尾的时候(第138页),这本书再次出现一道裂缝。当时愈聪博士“早已把左轮手枪准备好了,便极为小心地开了一枪:阿伯特一声没吭立刻倒地而死。”与此同时,这本书的第138页和139页之间突然裂开。这次的断裂比上一次要更加严重一些,最后的结果是前后两条裂缝造成这本书从第139至178页之间的纸张完全与原书脱离,这些纸张中包括小说《曲径分叉的花园》(结尾部分)、《奇才福内斯》、《剑疤》、《叛徒和英雄的故事》、《死亡和罗盘》和《秘密奇迹》(开头部分)。

此后,伴随着我的阅读,《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这本书不断地出现裂缝。每次阅读完毕我都小心翼翼地把书合好,然后把它放到书架上,挤在其它书中间,这样那些几乎脱落的书页可以通过两旁其它书籍的挤压力被固定在原来的位置。

我于2006年初回国。离开美国之前我整理出大概满满六箱书托运到北京。书太沉,空运的费用会很昂贵,于是决定走海路,邮局的人告诉我这些书要经过两三个月才能运到中国。这个故事又告一段落。

怎么样——这个故事?可以当作一篇小说来读吗?我对小说这种文学体裁充满了敬畏,对写小说的人更是尊敬。我知道小说不好写,写好不容易。

冯唐是个写小说的人。他的第三本小说快要出版了。期待中。

扯远了。回到故事上来。现在我们处于这个故事后半部分接近结尾的位置。

我回国后的某一天在北京的公寓里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了海洋,一望无际的黑夜中的海洋。我放眼四望,四面八方都是海水,暗蓝色的,波浪起伏。很冷。远处天上挂着一轮白色的圆月,海面上反射出清冷的光。我孤身在海上漂浮,但并不感到孤单。我喜欢眼前这片无边无际的暗蓝色的视野。在梦中我清醒地意识到现在我正置身于一篇虚构的小说里,这篇小说现在已经写到后半部分,开始接近结尾。

第二天,我收到通知,我从美国寄来的书到了。我弟弟开车带我到建国门附近的邮局取书。几箱书全到了,每个箱子都明显带有磨损的痕迹。

回家后开始开箱,整书。把一个个沉甸甸的纸箱打开,再把书一本一本拿出来,放到书架上——这其实是一件有些费力的体力活。

《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也躺在某个纸箱里。当我从箱子里拿起那本书的时候忘记了这是一本特别的书。当时我一只手捏着那本书的书脊,试图把它从箱子里拿出来放到书架上。当这本书已经离开纸箱,快要抵达书架的时候,书忽然散了。我看见无数张32开纸纷纷扬扬地从半空中下坠,然后缓缓飘落到地板上的某一个角落。望着铺在地板上的那些印满铅字的纸,我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把它们重新拼凑成一本书。

这个故事到此处其实就可以结束了。但考虑到既然它大部分是虚构的,那么不妨让我再来添加一个虚构的结尾。

昨天冯唐来了我家。这是他第一次参观我在北京的公寓。谈话中回忆起在美国时候的事,他问我:“我送你的博尔赫斯看了吗?”

“看了。”我说,“你跟我来,让你看一样东西。”

我带他穿过走廊,走进书房。书房里有一张简单的写字台,靠墙放着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满了书。这个书房的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它的壁纸——几面墙上整整齐齐地贴着《博尔赫斯文集•小说卷》的书页,页数没有按顺序贴,但上面的文字清晰可读。

“那本书的每一页我都读了,读的时候顺序是乱的。读完后全贴在了墙上。”我说。

文章分类: 文字游乐场 | 评论



[旧文]一起看小说:马原的《错误》

很多人不知道马原是谁。事实上这个人已经基本上停止写小说了。如果你有机会翻 阅十几年前的中文文学期刊,你也许会偶然看到这个名字,它可能出现在某篇有些 怪异的小说的标题下面,也可能出现在一篇堆积着各式术语的文学评论当中。在某 一本八十年代的文学期刊中马原是一张黑白照片上的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留着大胡 子的男人,在那张照片里这个人正用毛笔在他寓所的墙壁上涂满各种奇怪的符号。

我想那座墙壁上画满涂鸦的房子是拉萨的一间房子。这个名叫马原的东北人在大学 毕业以后自愿报名到了西藏工作,在那个充满神秘感的地方这个汉人写了一些与西 藏有关或与西藏无关的小说,比较为人所知的有《冈底斯的诱惑》、《西海的无帆 船》、《虚构》、《错误》等。马原的作品虽然从未流行,但它们曾一度在中国的 文学评论圈子里获得相当高的评价,至少有人曾用过“大师”这样的字样来谈论马 原对于汉语叙事的贡献。

“大师”这样的字眼也许有些夸张了,但马原确实是一个在很多方面与众不同的作 者。这个人用一支派克金笔在稿纸上写作,遇到写错的地方就用涂改液仔细地把错 字涂掉,然后工整地写上新的;这个人喜欢写一些带有探险色彩的故事;这个人说 “至今读不来巴尔扎克”;这个人在小说里自诩身体强壮;这个人在小说里嘲笑戴 眼镜的知识分子。

作为一个写小说的人,马原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大概在于他独特的叙事方式。说起来 在十多年前的中国大陆确实有不少“玩叙事”、“玩语言”的作家,虽然大多数人 据说都在模仿西方文学作品,但那确实是一道色彩缤纷的文学风景。马原的小说大 概有一些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子、一些罗布格里耶和博尔赫斯影响,但我们不得不承认马原玩得确实很好。

马原有一套独特的讲故事的方式。这是一个在“怎么讲”上颇下功夫的作者。马原 喜欢在同一篇小说里不断变换叙事人称和视角;马原喜欢第二人程叙事;虽然马原 经常以作者本人的身份突兀地出现在一些情节上并不需要的地方,但他的叙事在整 体上仍是超然、冷静的。这些精巧的叙事、结构上的安排本身就足以使一篇小说耐 人寻味。

马原的小说是“有情节”的,而且那些情节往往有些“耸人听闻”:天葬、麻疯病 村、探险、游牧部落……,这些都是能够吸引读者往下读的情节。但问题是当我们 读完之后往往发现我们只是在作者精心设计的一个圈套里转了一圈,我们抵达的并 不是我们开始设想的目的地,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被误导了。马原通过他 的叙事“诱惑”读者,进而“玩弄”读者;这个人精通这种手段,而且乐在其中。

在这里附上马原的短篇小说《错误》。在我看来这篇小说是作者玩的一个叙事游戏。 我们已习惯于按一种顺理成章的方式去讲故事和听故事,当有人故意地把一个完整 通顺的故事打碎以后重新拼接,我们也许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

链接:马原的小说《错误》

文章分类: 我也读书 | 评论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四)

相关链接:

《我的万年龟》(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万年龟》(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我的万年龟

作者:比目鱼

第四章

枪枪告诉妈妈他要出家做和尚。

妈妈哭了,她叹了口气道:“俗话说得好:穷人的孩子早出家!其实娘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娘生你的那一天就有征兆显示你长大后会是一个高人。”

“什么征兆?”枪枪问。

“具体细节你去看这篇小说的第二章吧。反正当时有个叫黄健翔的人预言你将来会很牛逼。”妈妈说。

“那我就先去寻访黄健翔好了,让他给我指一条明路!”

枪枪上路的那一天妈妈送她送出很远,几乎哭成一个泪人。枪枪对妈妈说:“再见吧,妈妈!再见吧,妈妈!军号已吹响,钢枪已擦亮,行装已背好,部队要出发!”

妈妈含着泪说:“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

于是枪枪告别了家乡,踏上了他寻找真理和黄健翔的道路。

枪枪一路晓行夜宿、翻山越岭、艰难跋涉。这一路枪枪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艰难坎坷:有时候天气非常热,热得像易中天加于丹;有时候天气非常冷,冷得像范冰冰加李冰冰再加韩寒。

这一天夜幕降临,枪枪翻过一座小山,忽然看到路边有一家灯火辉煌的热闹的客栈。枪枪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急忙走进客栈,见里面人声鼎沸、音乐隆隆。

“你们这里够热闹的!”枪枪坐在餐桌旁对侍者说。

“我们这里今晚举行《同一首歌》演唱会。来了不少大腕!”侍者回答。

“你们这里经常来歌星吗?”

“是啊,五年前周杰伦来我们这里用餐,回去以后还专门创作了一首歌。”

“叫什么名字?”

“《饭特稀》。”侍者回答道,“去年周董再次光临我店,回去后又写了一首歌。”

“叫什么名字?”

“《依然饭特稀》。”

“有意思。”

“请问您想吃点什么?”侍者递上菜单。

枪枪想吃自己家乡的风味,就问:“有玉米吗?”

“稍等。”侍者退下。

过了一会儿桌边围过来一群十八九岁的小破孩儿,一个个打扮得还挺时髦。“谁找我们?”其中一个短发小女孩问枪枪。

“我要的是玉米。”枪枪说。

“我们就是玉米——李宇春的粉丝。有事吗?”

“对不起,误会了!”枪枪把那帮人打发走,叫过侍者,又问:“有凉粉吗?”

半分钟后桌边围过来一群小破孩儿,一个个打扮得还挺时髦。“谁找我们?”其中一个问。

“我点的是凉粉。”

“我们就是凉粉——张靓颖的粉丝。有事吗?”

“对不起,误会了!”枪枪把那帮人打发走,叫过侍者,说:“算了,先不点吃的了。口渴了,你们这里有奶茶吗?”

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在桌子旁边,笑眯眯地问枪枪:“我是刘若英,你想要我的签名是吗?”

“我想要的是奶茶。”枪枪答道。

“他们都这么说。”刘若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露出两个酒窝,急忙用手捂住了嘴,然后在枪枪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过了片刻,脸上又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的表情。

“这位姐姐,你有什么心事么?”枪枪关心地问。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一辈子都这么孤单。”刘若英眼睛望着角落,好像在自言自语,“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为什么会这样?”

“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天空越蔚蓝越怕抬头看,电影越圆满就越觉得伤感。”

“您喜欢的人是谁能告诉我吗?”枪枪好奇地问。

“他的名字叫黄健翔,我曾深深地爱过这个男人。”刘若英眼睛依然望着别处,仿佛在喃喃自语地说,“我情愿陪着他,陪呀陪到老,除了他我都不要,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后来呢?”

“后来我们分手了。”刘若英平静地说,“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巧了!我就是去找黄健翔的。”枪枪说。

“酱紫啊!”

“什么意思?”

“对不起,我讲的是台湾国语,‘酱紫啊’就是‘这样子啊’”。

“你有什么话要我转告给他吗?”

刘若英陷入了沉默。过了片刻,她叫过侍者,点了满满一桌酒菜让枪枪吃。枪枪狼吞虎咽地把食物一扫而光,而刘若英却一直在旁边发呆,没有吃一口饭。

吃完饭,刘若英付了帐,枪枪抹了抹嘴角的油对刘若英说:“这位姐姐,我要上路了。谢谢你请我吃饭,饭很好吃。”说完就要往外走。

刘若英拉住枪枪的手,有些激动地说:“小弟弟,我能托你给黄健翔带一件东西吗?”

“可以。”

“真的吗?”

“真的。”

刘若英从LV手袋里掏出一张纸,声音略带激动对枪枪说:“这是一张肯德基的优惠卷!健翔可以用它买一个田园脆鸡堡,外加一杯百事可乐,能便宜3块钱!”

“我一定带给他!”枪枪收好优惠卷,告别刘若英,走出客栈。

“等等!”枪枪走出百余步,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回头望去,只见刘若英泪流满面地站在客栈门口,高声对枪枪喊道:“千万别忘了转告健翔:此优惠卷不做现金使用,且不能与其它优惠同时使用!此优惠卷仅限非早餐时段使用,每次消费仅限使用一张,且不适用于肯德基宅急送!”

“放心,我一定告诉他!”枪枪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刘若英站在那里,已哭成泪人。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五)

相关链接: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一)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098616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二)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1225721.shtml
《我的千岁寒》搞笑版(连载三)http://www.bimuyu.com/blog/archives/12136250.shtml

文章分类: 试图搞笑 | 评论



网站评论:MySpace.cn界面真难看

MySpace.com——这个闻名世界的Web2.0网站,终于有了中文版:MySpace.cn,中文名叫“友你友我”。

打开MySpace.cn,扑面而来的是界面顶部一片鲜艳的蓝色(#003399),看着这片蓝色,我不禁想说:朋友们,这是多么傻的一种蓝啊!

一片傻蓝本来就够刺眼的了,主页上偏偏又加了两块花里胡哨的FLASH动画广告,晃来晃去,闪来闪去,让人心烦意乱。

这个界面没有丝毫Web2.0的感觉,整体感觉仿佛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那些刚刚学会HTML的不懂美术的大学生自己做的个人网站。

我对MySpace.cn的建议:解雇现有的Art Director。不过这个建议可能无效,也许他们根本没有Art Director。

文章分类: IT互联网 | 评论